一起端午一起High那年在海滨城市过端午的事

发布日期:2020-06-26 09:26   来源:未知   

  当街上那些手里拿着挂满纯手工缝制的香袋架子沿街叫卖的人越来越多,人们的车子篓里装着或多或少的粽叶,空气弥漫着艾叶香味的时候,端午节的气氛便越来越浓烈起来。一下子就把潜意识对端午节的记忆激发了出来,又到了端午节。在这种氛围内,让我不由的想起了自己的过往,那年在海滨城市过端午的事。虽然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事里面的人已经有了厚厚的年轮,可那事确实曾经发生过,让人忍不住触景伤情。虽然那是个悲剧,可仍然让我难忘。

  对于这个城市,我对它的认知仅靠着那个品牌的著名啤酒,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让我倍感亲切的地方。但是这并不妨碍我跟我的小伙伴踏上这个城市的柏油路。

  我的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他比我早一年来到这座海滨城市,他靠的是他的一个亲戚。他在这座海滨城市干了一年后,鸟枪换炮般的打扮让我眼热至极。

  也许是这座城市盛产的啤酒吸引了我,但我知道这只是次理由,最主要的还是我的小伙伴光彩照人的装束刺激了我。如果混的不好,他能穿的那么光鲜?要知道我对他熟悉的程度,虽然不敢说他身上长了多少跟汗毛,但是他身上有几道伤疤,是被人打的,或者是自己磕了碰的,我都了如指掌。所以当我的这个肝胆相照的伙伴邀请我一块去这座海滨城市挣钱后,我毫不犹豫 的就答应了。我觉得只要我跟他去了,我也可以像他一样鸟枪换炮。

  我们坐了两天三夜中间倒了五次车的火车后,终于到达了那个著名的海滨城市,一下火车便看到了巨大的啤酒广告,那个巨大的啤酒瓶大概有五层楼那么高,虽然知道这是人类杰作的,可是看了还是忍不住感叹鬼斧神刀。高高竖起的啤酒瓶就跟随时准备射向天空的火箭一样,很有些直插苍穹的架势。它简直可以跟耸立在美国西海岸的那个头上长满刺的自由女神雕塑媲美,随着时光的日积月累,它一定能够达到那种厚重,散发出旖旎的光芒,甚至是超越也说不来。毕竟历史这种东西不是当事人所能猜测到的。

  这座城市的建筑跟别的城市很不一样,那尖尖的楼顶就跟安徒生童话故事里的城堡,处处透露的都是异域的风情。只是那些长相肤色跟我相像的人们无不真实的证实这里并非异域,

  海鸥飞的很低,就连它身上那些不捋顺的羽毛都可以看见。这些海鸥不厌其烦的叫着在天上盘旋,眼瞅着每一个出站的人,叫嚷着喂给它们面包。如果那些人不给,它们就不停的叫,似乎是不达目的不肯罢休一样。一些爱鸟人士,掰着面包扔给那些海鸥,引得它们从空中俯冲下来,争抢着那些扔到地上的面包屑,场面很是下作,有点玷污了我心中海鸟向来圣洁的形象,从这一刻起,海鸥的形象开始在我心里掉价。我很看不起这些海鸥,能飞能叫的,不好好去海里逮些鱼,或者自己找些别的食物吃,根本没有必要在这里围着人要面包吃。这种不劳而获,过惯了乞讨日子的行为跟要饭乞讨的人没有任何区别。我没有面包,所以也没有扔给它们。即便是我有,我也不会扔给它们,因为我非常喜欢吃面包,我自己还吃不够呢,咋还会扔给它们呢?

  我肝胆相照的小伙伴赵甘丹在下了火车后,领我走进了一家门脸不是很大的餐馆,请我吃了一顿象征性的海鲜馅的包子。所谓的海鲜就是红色的海米,我之所以能认出来,这是因为我吃过。吃这种海鲜,根本就不用上这里吃,在老家不出门我也一样能吃到。我跟着他大老远跑到这,他居然用这样的海鲜馅包子应付我,这让我非常想臊侃他两句,可是考虑到以后还要仰仗他在这座城市混,便硬生生的咽下了那些臊侃他的话。

  在那家门脸跟屁股大小差不多的餐馆吃了海鲜馅包子后,赵甘丹便催着我跟他一块去可以让我跟他一样鸟枪换炮的地方。

  我看着他迫不及待的样子,忍不住想起了著名的小说《水浒》里的场景,两个黑心差人在客栈催促林冲上路,把林冲往野猪林里骗,欲对林冲下手。此时,赵甘丹就像那两个差人,而我就成了林聪。可是我不相信赵甘丹会那么坏,能把自己从小一块长大的伙伴往火坑里推。

  虽然我有强烈的抵触情绪,可还是在他催促下快速的跟着他离开了餐馆,任由他把我带到了让我梦寐以求的可以让我挣钱鸟枪换炮脱胎换骨的地方。那是一家日本料理店,店长是日本人。

  当赵甘丹把我领到店里那个戴着眼镜,身上穿着精致西服,外表看上去彬彬有礼的中年男人跟前时,我从赵甘丹那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又对我指手画脚的样子,我觉得自己就跟被他卖了一样。

  可能是赵甘丹在向日本人介绍我,当听完赵甘丹的话后,那个日本人冲我点了一下头。在这一刻,我知道我获得了他的同意。但是我并没有当初赵甘丹带我出来时的狂喜,相反我却有了一份沉重。

  赵甘丹领我参观了整个日本料理店,说是参观,其实也就是熟悉干活环境。只不过是说的好听些罢了,我一个来打工干活挣钱的人,参的哪门子观呢?完全就是厨房,餐厅什么的都看看,以便干活方便。人家让搬个东西,送个东西什么的,不走冤枉路,不走错地方,节省时间。

  在熟悉完厨房,见了那些头上勒着白毛巾,极具标志性装束的大厨们后,赵甘丹又把我往餐厅领,这家料理店在招揽食客上也算是动了心思,可能是突出特色的原因,居然让女服务员都穿上了背后背着枕头的特色服装,并且脚上一字拖。看上去极具浓郁的特定的异域风情。当赵甘丹给我介绍店里的女服务员时,我看到了一个女孩,她素色的服饰打扮显得格外清秀,尽管都是穿着同样款式的服饰,可是她在众多女服务员中仍然显得格外与众不同。我也说不好,但是她就像是一朵莲花,看上去是那么超凡脱俗。

  人都是的相对的,当我对这个女孩产生想法的时候,我感觉这个女孩对我也同样具有好感。对于这一点,我是从她看我的眼神里感受到的,那眼神很让我感觉亲近。

  当我听赵甘丹说出这个名字后,我再心里又说了一声,苏艳芳。我只听了一遍,便彻底记住了这个名字。这是我从来也没记的这么清的一次,很多见过的人名,即便是在一起生活很多天也不好记住,可是这一次我却记住了,记忆力表现的出奇的好。连我自己都不得不佩服自己。

  虽然整个过程我们没有说一句话,但是彼此眼神的交流已经胜过了千言万语。有一句话叫似曾相识,说的就是我跟她的这种感觉。末了,我跟她狠狠的看了对方一眼这才离开。

  要说这家日式料理店经营的那些东西,如果让我这样的人说,真没有啥可吃的。可是偏偏吃家很多,生意好的不得了。

  我是个生手,什么也不会干,只能先干些打打下手,打扫卫生,或者别的没有技术含量的活。

  赵甘丹在那个日本人跟前吃的很开,赵甘丹是又当司机,又当仆人,对那个日本人百依百顺。可是一旦到了料理店自己人跟前,他又变成了大爷。当然也有几个跟他一样的人,他们会像他伺候那个日本人一样的伺候他。

  我对赵甘丹这样的举动非常不屑,我原先不知道他是在日本料理店干的,如果早知道,我才不会跟他来。我不仅抵制日货,也抵制日本人。我像所有难以忘记历史的同胞们一样,铭记着倭寇所有的不齿罪恶行径。

  我跟赵甘丹说我要走,坚决不给日本人干活。赵甘丹可能是念及我们肝胆相照的过去,一把拉住我不让我走。他死乞白赖的劝我说:“你是出来赚钱的,在哪干不是干?你挣的是钱,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我不服气的跟他理论:“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跟倭寇干活大有忘记历史的嫌疑!”

  赵甘丹一听急了,他拽住我说:“你咋这么死心眼呢?你就不会暂时忍耐一下,偷偷把料理的技术学到手,到时候再离开,自己开料理店这不就妥了!”

  赵甘丹一把拉过我,然后四下里看了看,确定没有别的人后,这才点了一下头说:“嘘!小声点!别让人听见!”

  他的这幅样子让我感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很有点老电影里地下工作者接头的历史经典镜头重现的样子。

  不得不说,赵甘丹的这些话成功的说服了我,让我找到了说服自己在这家料理店干活的理由。

  于是,我穿上了华丽的道德外衣。把自己弄的酷然一副高大上的形象,心安理得的干活挣钱。就像是一个打入敌人内部,潜伏下来的民族英雄一样理直气壮。

  既然心怀大志,我就得忍辱负重,只有获得这家料理店老板的信任,我才能接近核心技术厨房重地,否则的话,一切都是痴心妄想。尽管赵甘丹天天低三下四的伺候着料理店老板,可是他始终没有允许赵甘丹进入厨房重地,更没有让他接触料理店的核心技术。

  赵甘丹不止一次的跟说,他已经没有机会接近料理店的核心技术了,他让我一定要取得料理店老板的信任,想尽一切帮扶偷学料理店的核心技术。

  我没好气的对他说,你天天把人家伺候的那么到位,人家还不让你接触核心技术,更何况我这初来乍到的新人?

  赵甘丹说,正是我是新人,人家才容易信任我。人家已经把他定位成伺候他们的人,如果他非要接触料理店核心技术的话,那肯定会引起怀疑,真要是那样的话就暴露了。一旦暴露,就彻底前功尽弃,等于跟开自己的料理店失之交臂。

  其实,这家料理店的生意之所以火爆,主要还是料理的河豚的原因,河豚味美,好吃者甚多。可是这东西身上有毒,而且是剧毒,一旦处理不好,就会吃死人。这家料理店老板世代经营河豚,处理河豚的技术相当独到深厚,传到料理店老板这里已经是第二十七代。

  而赵甘丹所说的核心技术,就是河豚的料理,相比别的料理技术,河豚就是一门绝技。并不是靠看,靠偷学就能学会的。这必须是心口相传。

  说着容易做着难,这话一点不假。赵甘丹上嘴唇跟下嘴唇一磕,我却废透了心思。为了让料理店老板对我产生好感,我不得不违心的做一些自己不愿意,并且曾经弃之以鼻的事也做了不说,为的就是获得料理店老板的信任,以便达到掌握河豚料理技术。但是平常一副笑容可掬的料理店老板并不信任我,这家伙彬彬有礼的背后藏着老奸巨猾,尽管我干了很多别人不愿意干的那些又脏又累的活,付出了常人没有心血,可是始终没有达到目的。这让我很是懊恼,强烈的挫败感时刻萦绕着我。不过让我欣慰的是,虽然在偷学料理河豚技术上没有进展,但是在我和苏艳芳的关系却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

  当男人跟女人的缘分来的时候,挡都挡不住。这并不是说你想怎么样,而是你不想她就来了。

  在料理店打工开始后,我才知道在料理店打工的年轻人大都是外地的,只有个别几个人是本地的,苏艳芳就是这个别里的一个。不过,一开始这并不影响我们的交往。

  我跟苏艳芳的交往应该是从我第一次看到她的那一眼开始的,只从那一眼后,我便再也忘不了她。在料理店里无论是干活的时候,还是闲暇的时候,我的目光总是在找寻着她。当看到她时就会产生莫名的兴奋,如果看不到她就会情绪低落。我说不清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对一个女孩产生这种感觉。

  苏艳芳也跟我一样,当每一次跟我的目光撞在一块的时候,她总是羞涩的一笑。这对于我这个经验不足的新手来说,绝对是一种鼓励。这让我有些筹措满志跃跃欲试,心里盘算着找个合适的机会向她表白。